快捷搜索:

罗曼曼已经尖叫了起来

“轰”!两柄绝世好剑的剑气在半空中碰撞出强大的气流,让人震耳欲聋,子非我那件古怪的道袍被气流鼓荡起来,他呵呵地笑道:“有意思,有意思。”一招过后,醉浪仙心里暗暗叫好,因为上次在“相忘阙”与拿云过招的时候,拿云连剑气都拿捏不准,而且从断水剑上传来的那种真气忽强忽弱,没想到才过了几个月,这小子已经脱胎换骨,修为已经渐入佳境。拿云手御断水剑,意气风发,内心压抑很久的那种张狂厚积薄发,恨不能将这段时间在先修界的所学全部展示出来。“轰!”断水剑再次与长心剑在空中相会,震荡出了更为强大的气流。两人各退三步,四目相对。只是这时候的拿云却觉得五脏六腑都快撕裂开来,他心里暗暗吃惊,为何上次与他交手时,完全没有感到他的强大?罗曼曼看到拿云的面色有异,但转念一想,或许这只是拿云在使出全部真气之前的正常反应吧。醉浪仙心里暗道:年轻气盛,真是年轻气盛啊!每次与人交手总是一下子将全身的真气释放出来,还好这次自己多用了二成的真气,否则真会被断水剑所伤。“化月光咒!”拿云大喝一声,凝神运气,将真气运至丹田,今日看来不能指望背上的纹身了,要将萦尘教与他的符咒之术施展出来。“化阴火为三昧真火,打出一片西江月。”他像吟诗一般将这句“口诀”念了出来。子非我差点笑得胡子掉满地。“化淫火为三昧真火”?他修炼了一辈子的符咒之术,还没听过有这样念咒语的。修过符咒之术的修真者都知道,施咒时,如大喝咒语结句,可增加气势和威力,而咒语结句如“奉太乙真人急急如律令”是咒的敕令句,再如“奉九天玄女神兵火急如律令”等等是告诉神兵神将,要他们急速依照,天律敕令而兴兵不可怠慢,“急急如律令”、“神兵火急如律令”是押咒之句。但是,拿云的这种咒语完全没有按照这种传统的咒语结构来发,鬼才知道这样的咒语发出来之后有没有效用?子非我睁大眼睛,心想:老夫倒要看看,这“淫火之咒”到底有多大的威力?罗曼曼听到这句咒语之时,脸上微微一红,瞪了一眼拿云,嘴里哼了一声:你这与那魔女才相处了几天,居然将淫火都用到咒语里去了。而此时的拿云正在专心迎敌,哪里能知道他念出这句咒语之后,别人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醉浪仙则心中暗喜,萦尘还真行,竟然用化光大法的口诀将这小子骗得团团转,并且让他相信这是符咒之术的咒语。可是,他突然看到拿云挥手朝自己一指,自己的胸口已经像挨了一记重锤,生生地被撞开了十来尺,直至撞到庭院中的树上,而上次见过的那条青龙正在自己的面前张牙舞爪,原来刚才拿云发咒时,竟然将纹身上的这条青龙呼唤了出来,并且将符咒加于青龙身上。“子非我,安知我之乐也!”老顽童子非我哈哈大笑,没想到自己活了几千年,终于在今日找到符咒之术的偶像了,他情不自禁地想上前拥抱拿云。可就在这个时刻,醉浪仙竟然在重击之下,迅速地爬了起来,并且手里出现了一团跳跃的黑色光芒。子非我皱了皱眉头,这黑色的光团自己似乎在几百年前见过,但是毕竟时间太久,他一时也无法回想起来。拿云见自己的“化月光咒”有这么大的威力,不仅将纹身召唤出来,而且轻而易举地将先修界第一高手打飞了,金色面具下那双眼睛流露出了得意的神色,因而,他见到醉浪仙手上出现了那个黑色光团,也丝毫没放在心上。醉浪仙手中黑色的光芒越来越强烈,将他的整张脸都映得像换了一种肤色似的,黑森森的很是吓人,并且这光芒越来越大,逐渐地将醉浪仙笼罩起来。那条青龙在这黑色光芒的笼罩之中,犹如在一片黑雾中游走。在场的人,包括子非我,谁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法术,不过,从法宝散发出来的颜色看来,应该不是正道的修真法术。拿云还沉浸在得意之中,他看见醉浪仙淹没在黑色的光芒里,嘴角发出一声冷笑。就在众人还在猜测不定的时候,可怕的事情却发生了,那条青龙忽然从黑色光芒之中冲天而起,浑身的鳞片一个个变得黑亮无比,仿佛是穿着黑色铠甲的恶龙,随即,它在空中翻滚了一圈,直直地朝着拿云怒冲而来。拿云眼看着自己的纹身青龙竟然被醉浪仙生生变成了一条黑龙,而且这黑龙竟然像换了主人一般,朝自已扑杀了过来,一时间,他不知如何是好。要是别人的法宝攻来,他完全可以祭起断水剑,一剑将这龙头砍下来,但是……巨龙已经冲到自己的面前,拿云再想也已经来不及了,那黑龙已经撞到了他的胸口,并且生生地穿过了他的身体,然后又冲上了天际。罗曼曼和子非我都呆在了那边,这黑龙的速度比闪电还快,他们根本无法出手阻拦,而且,他们本以为这龙既然是从拿云的纹身之中唤出来的,他应该自己有自己的降龙之法,但是,万万没想到,拿云竟然生生让这条黑龙穿过了他的身体。拿云被这黑龙穿身而过后,身体晃了一晃,体内的真气如波涛汹涌翻滚,那背上熟悉的灼热感,在这个时候才感觉得出来,但是,感觉得出来又能怎么样呢?他看了看在空中飞舞的那条巨龙,心想歇一歇吧,等这黑龙魔性消失,它就能认得出自己才是他的主人了,可是,他正在一厢情愿地这么想时,那黑龙已经又从空中冲下来了,而且这一次气势更猛,更加锐不可挡。罗曼曼看着那黑龙又冲着拿云而去,非常着急,她赶忙对着旁边的子非我说道:“非我爷爷,你赶紧出手帮忙啊,我看小云已经撑不住了!”不料,子非我搔了搔脑袋,说道:“曼儿,我——”,他话来没说完,罗曼曼已经尖叫了起来,她看到那条黑龙又一次从拿云的身体中穿身而过。罗曼曼急得直跺脚,她不顾一切地抽出玉灵剑,纵身一飞,一人一剑朝着空中的那条黑龙攻去,子非我却没有丝毫拦住她的意思,他却突然像目的得逞似的,微微地笑了一笑。醉浪仙见罗曼曼挥剑而去, 安徽11面色流露出诡异的神色, 河南快3掌上的真气又加了两成, 河南快三顿时黑光大涨, 重庆快乐十分原来他手心中的法宝是一枚黑亮的小戒指。那条黑龙见罗曼曼挥剑袭来,不闪不避,大口一张,一团黑色的火焰从口中喷射而出。“来得好,正好给本小姐暖暖身子。”罗曼曼娇喝一声,玉灵剑的寒冷剑气已经迎向黑色火焰,她是至阴的灵修者,因而她所修炼的法宝及法术均是火性能量的克星。剑气与黑火在空中相碰,发出了“嘶嘶”的响声,一股刺鼻的异味弥漫开来,身着白衣的罗曼曼,一人一剑在黑色的巨龙身影中穿梭,煞是好看。趁着罗曼曼缠住黑龙的机会,第二次被穿身而过的拿云再也无法站立,他以剑撑地,半跪在地上,冷汗从脸上不断地沁出,从金色的面具里滴落下来,他觉得自己背上的那个太极阴阳圈在高速地旋转着,似乎要将他的身体熔化了,而萦法所说的那种阴性之火在体内胡乱地窜动着,血脉一直逆流不止。子非我对面前的这一切似乎熟视无睹,不晓得是因为他帮不上忙,还是另有打算,他看着醉浪仙用手中的那团黑色光团控制着巨龙,似乎在拼命地回想着什么。罗曼曼驭着玉灵剑与黑龙打得难解难分,剑气与黑火不断地碰撞,却久久无法占得上风,反而是那黑龙每次甩开龙尾时,那强大的能量流总是差点将她从空中击落,她敏捷地在空中腾挪跳跃,一次又一次地避开了黑龙的重击,险象环生。“一切众生性清净,从本无生无可灭。即此身心是幻生,幻化之中无罪福。”突然之间,每个人都听到了这隐隐约约的佛偈,这佛偈像风一样在归灵居的上空一遍又一遍飘荡着,那慈祥的声音恐怕会使最为作恶多端的坏人也心甘情愿地放下手中的屠刀,而且紧接着,这二十八个字的佛谒出现在了漆黑的夜空,一闪一闪地,仿佛是雕刻在天空中的烟火。子非我听到这阵佛偈时,愣了一愣,但随即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出来,口中喃喃道:“浮生啊,浮生,子非我,安知我想念之深也?”醉浪仙听到这阵佛偈时,脸色大变,他低头一看,手中戒指的黑色光芒顿时弱了许多,他赶紧将全身的真气贯注在黑色戒指之上,那黑色的光芒总算没熄反而更亮。就在佛偈突然出现的时候,本来感觉血流逆行、通体燥热的拿云忽然觉得身体清凉起来,血流开始又恢复了正常的流转,而这股清凉的感觉是从腰间散发出来的。他稍微清醒之后,才想起了自己的身上还有这个天冥宝戒,继而转念一想,还是打消了将戒指拿出来的念头。但是,看到满天的佛家真言,他心里突然有所顿悟:佛门密宗的九识真如神功,自己目前还只能用来护体,如果能将它用于攻击,那应该会产生很大的威力。半空中,罗曼曼还在汗流浃背地与那黑龙纠缠着,并且看起来体内的真气明显不支,而黑龙看起来似乎没有受到那佛家真言的影响,仍然顽强地与罗曼曼撕杀着。拿云见此情况,新疆11选5手扶着已经深深插入地上的断水剑,勉强地站了起来,想帮罗曼曼一把,不料,那空中的黑龙在空中卖了个破绽,罗曼曼一剑刺空,被黑龙随即而来的尾巴重重地鞭了一下,整个身子远远地甩了出去。那黑龙趁着这个空档儿,一回头,口吐黑火又朝着拿云冲过来。拿云刚刚以剑撑地站了起来,那黑龙突然第三次袭击,他躲闪不及,再一次地任由那黑龙穿身而过,并且黑龙强劲的冲击一下子就将他掀翻在地,那一片朦朦胧胧的佛家真言在眼前不断地摇晃着,他终于体力不支,扑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看到拿云昏迷在地,子非我皱了皱眉头,似乎对拿云的表现很不满意,他抬头看看天空里那些看起来很漂亮的佛家真言,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浮生啊,浮生,你这老儿知道,自从天梦纪年与邪罗魔神那一战之后,我已经发过血誓,此生再不大开杀戒,否则永世不得超生。没想到,不仅你这老儿靠不住,而且这看起来很有潜力的小子也靠不住。”话音一落,那被黑龙已经弹出好远的罗曼曼也已经挣扎着回到了自己的身边,气鼓鼓地盯着自己,显然很不满意自己的袖手旁观。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嘴里念道:“子非我,安知我之难也。”说完,这句看似漫不经心所说出来的话,竟像咒语一样也在归灵居上空弥漫开来,而且也像佛家真言一样显现在了天空,并且他这九个字比那些佛家真言看起来更大,更带有艺术效果。随着这句咒语浮上夜空,刹时间,飞沙走石,天地为之变色,一股莫名的杀气让罗曼曼这个灵修者也感觉寒冷。此时,醉浪仙还是笼罩在黑色的光芒之中,丝毫没有将这漫天的佛家真言和子非我的道门咒语放在眼中,但是他明显地感觉得到,在场除了子非我之外,还隐藏着另外一个佛门高手,这个高手看来只是想用那佛家真言来抑制自己手中魔戒的魔气,然而这个高手却没想到自己手中的这个戒指所发散出来的魔气,岂是几句佛家真言就能消除得了的?子非我的咒语在天地之间回荡着,一圈圈的能量流散发出来。所谓“符咒之术”,实际上是修真者用体内之真气,然后借助天地神通之力量,来达到攻击对方的目的,因而除了符咒的种类有效果大小的区分之外,施符者本身的修为是至为关键的因素。从这些漫天的咒语看来,他不仅已经能够随心所欲地运用无形之符,而且其符窍的应用也已经到达了惊人的境界,看来,醉浪仙这次芨芨可危了。罗曼曼见子非我终于出手了,而且这符咒的力量确实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嗔怪的神色有所缓和,她趁着这个机会,赶紧跑到拿云身边,将他扶了起来。“曼儿,曼儿,呆会儿如果见那黑龙回到了小云的体内,你就先把小云带离此地。”子非我用千里传音之术朝罗曼曼叮嘱道。见罗曼曼点头之后,子非我再一次摇摇头自语道:“子非我,安知我誓言之毒也?罢了罢了,如果我出手救人也要受天谴、挨天劫的话,那就天劫来得更猛烈些吧!”说完,他用手指化了一道符:右手无名指从中指指背过,食指勾住无名指,指尖向下,大姆指、小指指尖皆收入掌心,中指朝上,然后放右肩上约一尺处,符咒已经顺势而出。罗曼曼看看怀中脸色发黑的拿云,心里既焦急又无可奈何,自打拿云在先修界出现后,她已经看到他两次昏迷了。这个奇怪、自傲、冲动而又常常带着傻气的少年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呢,说他身怀绝技吧,有时候确实能让人眼前一亮;说他修为尚浅吧,有时候却觉得也不像,真是让人捉摸不定的一个人。醉浪仙见子非我符咒发出,嘿嘿一笑,又将手上的那个法宝祭起,心中暗道:萦尘啊萦尘,你应当感谢我才是,本来今日我的目标是对着罗曼曼而来的,没想到我们弑仙盟的盟主脾气这么冲,我不得不用魔诅幻戒将魔气先行导入他的体内,看来,我们魔界的刹仙计划已经又向前推进了一步,接下来我要用幻戒对付这个古怪的老头了!咒语所发散出来的能量场已经越来越大了,连那佛家真言都有点黯然失色,而空中的那条黑龙随着能量场的增大,渐渐地也失去了刚才那种狂乱的气势,鳞片上的黑气也有所减弱。原来,子非我在符腹内加入了昆仑雷,能够镇魔押邪,刚强霸道,这是用来消除黑龙身上的那股魔气的;而符胆却是金刚印,能够降龙伏虎,威力无比,这是用来攻击醉浪仙的。放眼三界五行,能一符两用的人,恐怕只有子非我一人了。蓦地,子非我口中大喝一声,一股股强大的能量流排山倒海般朝着醉浪仙击去。醉浪仙祭起手心中的那枚魔诅幻戒,黑色光芒将他牢牢地笼罩,仿佛一个黑色透明的水晶茧将他包围了起来,那排山倒海的能量流冲到黑色光罩的时候,被这光罩反射回来却只朝四周发散,将这归灵居庭院中的摆设冲得七零八落。子非我暗暗一惊,心里嘀咕道:我这一道昆仑金刚符咒,从来都是一符定乾坤,没有失手过,再强大的法宝,也会震上三分,可这小子手里究竟握了什么法宝,竟然有这么强的抵抗力?他正疑惑着,醉浪仙已经开始反守为攻,他在黑色光罩中举起了右手的法宝,口中念念有词,一道黑气从他手中袅袅升起,并且迅速地穿过黑色光罩,在空中幻化成一头巨大的兽人。兽人的出现,将整个归灵居的上空都遮住了,一双如铜铃大小的巨眼在空中发出了绿幽幽的寒光,子非我心里暗道:乖乖,都什么年代了,还驭使兽人作战?他手指翻飞,体内的真气再加上三成,准备一举将这兽人击垮。可是,当子非我符咒中的能量流击向兽人的时候,却像给它搔痒一样,兽人中了能量流之后,发出一阵怪笑,不仅毫发未伤,反而一拳捏起,朝着子非我站立的方向重重地砸了下来。子非我身材矮小精瘦,眼看着那大拳砸来,灵活地飞身一闪,躲过了这只怪兽的重拳,嘴里却叫道:“乖乖,看来这兽人中了魔鬼的诅咒了!”话没说完,那兽人抬起脚来,朝着他停顿的地方又是一个重踹,他不得不再次飞身躲闪,这样跳来跳去的,一时之间竟有点狼狈。看来,他所对在的并非是一个低级的兽人,而是一个高级的兽魔。正当醉浪仙正全神贯注地驭使魔兽人对付子非我的时候,他忘记了空中还有那条被自己导入了魔气的黑龙,这黑龙本来已经被突然出现的那阵佛家真言除去了一部分的魔气,要不是醉浪仙用魔诅幻戒继续施法,刚才那阵佛家真言早已将它的魔气消除得一干二净,现在醉浪仙没用魔诅真咒驭使它,因而它在空中飞舞一阵之后,符腹内的那昆仑雷开始对它发生了作用,它在符咒的能量场中不断地游走着,渐渐地没有了狂燥的神色,背上鳞片上的黑色也逐渐地褪去。当最后的一丝黑色褪尽,重新又变成青色的时候,它仰天大吼一声,朝着拿云飞来。罗曼曼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子非我与醉浪仙斗法,没有注意到那青龙已经朝着拿云飞来,待她发现有一股劲风扑面而来时,已经看到那青龙扑到眼前,随即化作一缕青烟钻进了拿云的背中。她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差点没叫出声来。“快走啊!”子非我用千里传音对罗曼曼说道,她这才如梦初醒,赶忙催动体内的真气准备御光而走,可是正她当催动体内的真气时,她忽然想到:走,要往哪里走?到先修界以来,她一直都是跟着爷爷在这归灵居修炼的,现在仇图又回灵界去了,她要把拿云带到哪里?她向子非我和醉浪仙望去,却突然想到了龙极幻境——醉浪仙的旧相好萦尘不是与拿云住在一起吗?于是,她口中一喝,带着拿云化作一道橙光朝龙极幻境而去。而随着拿云的离开,那漫天的佛字真言竟然也奇怪地消失殆尽了,这些真言仿佛是拿云所发出来的一般,收发由他。子非我一边和那巨大的兽人搏斗,一边看见罗曼曼已经带着拿云离开,嘴里念道:“子非我,安知我之烦也?”他想自己修行了几千年,仍然拿这只兽魔没办法,不由得心生烦燥和懊恼,已经萌发了趁机离开之意。醉浪仙实际上早就发觉萦尘要还着拿云逃走,但是他并无阻拦之意,因为那只回到拿云体内的青龙已经中了魔诅幻戒的魔气,即使那佛家真言和昆仑雷符无法全部消除,他目的其实也是达到了。“不打了,老夫去也!”子非我突然叫了一声,从兽魔的身影之下全身而退,他口中念了一句奇怪的咒语,瞬间消失在夜幕中。醉浪仙见子非我撤退,不想追赶,毕竟他今晚误打误撞,已经达到目的。望着手中这枚黑色的戒指,他心里想道:看来,我得马上将这一好消息报告给邪罗魔神,求他再赏得一两件好宝贝,而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们未来的盟主应该已经躺在萦尘的香闺里了吧……

,,湖南快乐十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